算力改变世界,算力驱动未来!

400-680-1888

 English

嘉楠耘智成功上市,制约矿业发展的因素还剩一个
11月21日,全球第二大ASIC矿机品牌、阿瓦隆矿机的生产厂商,嘉楠耘智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挂牌敲钟,股票代号“CAN”。本次上市,嘉楠耘智以14.23亿美元的估值向市场融资9000万美元。25日晚,嘉楠耘智总部所在的杭州市区,大量的户外广告大屏滚动播放嘉楠上市的宣传画面,场面不可谓不隆重。 

 

 

 

嘉楠科技坐实了“全球区块链第一股”的宝座,矿业内的从业者们情绪颇为亢奋,不少媒体对嘉楠耘智上市的报道,都集中在这家矿机厂数次上市的坎坷历程。在登录纳斯达克之前,嘉楠耘智先后尝试过创冲击新三板、借壳上市及赴港IPO在内的多种途径,三度冲击资本市场均告失利。

 

 

 

嘉楠耘智的上市之路,也是矿业从边缘逐渐走向主流的一个缩影。在嘉楠上市的前夕,国内也传出消息,国家发改委最新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文件中,将数字货币挖矿从原本的落后淘汰产业的名单中删除。多种利好消息使矿业一夜之间春光焕发,踌躇满志之意溢于言表。  

 

一、登录纳斯达克,光荣属于嘉楠耘智,胜利却归矿业全体所有

 

每一家成功登录资本市场的企业,都意味着事业上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初期创业者们的辛劳成果,也会在资本市场上取得可观的回报。

 

从数据看,嘉楠耘智以79.65倍的市盈率上市,总估值14.23亿美元,创始人张楠赓与李佳轩分别持有嘉楠科技16%及16.2%的股份。当初合资十万元的本金,如今值数十亿人民币,财富及荣耀都属于嘉楠耘智及其背后的领导者。

 

 

 

而能够让矿业全体欢呼的,却不是嘉楠上市的财富效应,背后有更为深刻的因素。“他(嘉楠耘智)上市是对整个行业都是重大利好,这表示矿业的合规问题已经找到了一套解决方案”这是网上某位矿工的留言。业内大多数人的看法是:嘉楠耘智能够成功上市,说明矿业在商业逻辑及监管合规上已经迈入成熟的阶段。

 

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嘉楠耘智登录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海量传统资本有了进入矿业的正式渠道,矿业将会迎来新一轮的大发展。

 

就在嘉楠耘智上市后,浙江省委官网刊发文章,表示要对“对区块链企业上市,应该多一点宽容”,而浙江省会杭州市正是嘉楠耘智的总部所在地。一方省委态度的转变,透露出对矿业乃至于区块链从业者的积极信号。

 

“嘉楠为矿业卸下合规监管问题的镣铐。”这是一位资深从业者对嘉楠耘智上市最为中肯的评价。预计到2020年,矿业还将迎来一波上市潮,届时矿业将彻底告别边缘化的处境,成为全球资本配置的一种可行的选择。 

 

二、脱去监管的桎梏,矿业的这一隐患还悬而未决

 

仔细读嘉楠耘智的上市前披露的招股说明书,2018年下半年开始,嘉楠耘智就从盈利转为亏损的状态。2019年上半年嘉楠耘智的总营收2.9亿元,而亏损则达到3.3亿元,2018年下旬到2019年上旬嘉楠耘智的累计的亏损达到4.2亿元。(数据引自嘉楠科技招股说明书)

 

亏本卖矿机的状态已经在嘉楠耘智的经营中持续了一年的时间,其中亏损的高峰期为2019年第一季度,平均每卖出一台阿瓦隆矿机嘉楠耘智就要亏损2000多元。

 

从2018年底到2019年初,业内亏损的并不只嘉楠耘智一家。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比特大陆也在这段时间失血严重。年初有报道,大量库存的蚂蚁s9矿机,被比特大陆以贱价抛售。(消息引自互联网公开渠道报道)

 

早在去年年底,因为矿机销售极度不理想,比特大陆时任掌门人吴忌寒不得不引咎离开公司,比特大陆内部开始大规模的裁员。(消息引自互联网公开渠道报道)

 

熟悉矿业的朋友都知道,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二三月份,正是二级市场的“极寒”时刻。作为矿业最上游的企业,矿机厂们也承受不住压力,忍痛以壮士断腕的方式求生。

 

 

 
 

行业周期转换,始终像一道挥之不去的魔咒,从上到下困扰着每一位矿业的从业者。牛市需求暴涨,熊市龟缩求生,甚至有引发行业大洗牌的可能,这是矿业最大的局限性。

 

矿机供需关系受二级市场直接影响,使矿业始终无法像一个普通产业一样走出一条:萌芽-发展-成熟-衰退的正常商业曲线。需求的不确定性过大,是资本始终对矿业始终保持忌惮的根本原因。

 

嘉楠耘智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行情经历一波涨幅后迅速回落,当日以跌破发行价收盘。市场的反馈最能说明问题,受二级市场波动影响过大是制约矿业发展的另一半镣铐,唯有突破这种局限,矿业才能真正意义上奔跑起来。

 

三、矿业破局之策,不在行业外关键在“反求诸己”

 

矿业严重受限于二级市场波动的弊端,去年的熊市已经给业内所有人一次惨痛的教训。作为最上游的矿机生产商,包括嘉楠耘智、比特大陆在内的所有人已经开始着手寻求对策。

 

嘉楠耘智及比特币大陆都将解决的方案指向AI人工智能芯片的制造上,寄希望于在矿业之外再打造一个“爆款”,但目前来看似乎是“此路不通”。

 

目前嘉楠耘智拥有127名技术开发人员,其中61人隶属于高效智能团队(矿机研发业务线)50人归属AI研发阵营。

 

早在2018年九月,嘉楠耘智第一款自主研发的AI芯片kendryte (勘智)k20面世。2018年,AI芯片业务为嘉楠耘智贡献了27.5万元的营收,而2019年,该业务的总收入为46.7万元。哪怕是在矿机业务严重缩水的2019年,AI芯片的对嘉楠耘智的贡献也才占到总营收的0.2%,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数据来自嘉楠科技招股说明书)

 

另一方,比特大陆的AI芯片业务同样不忍直视。去年比特大陆的AI产品线仅为营收几十亿美元的比特大陆贡献了5万元的收入。(消息引自互联网公开渠道报道)

 

今年以来,比特大陆内部发生巨震,吴忌寒将另一位创始人詹克团驱逐出公司。核心的问题之一,就是詹在掌握比特大陆全局期间,过度发展AI业务以至于比特大陆在矿机领域的绝对领先地位,受到来自同行的强力挑战。(消息引自互联网公开渠道报道)

 

 

可以预见,AI业务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能够成为矿机大厂们“第二条腿”的可能性是极低的。矿业的出路不在AI,而在矿业内自身生态的演化与完善。

 

去年以来,在熊市中异军突起的云算力平台,让全行业的从业者都看到矿业的一种未来。

 

云算力是将集中在矿场的矿机的未来收益权,分散出租给小矿工及行业外的投资人的一种模式。这种模式的核心是:云算力平台的经营者,通过出让矿机未来挖矿的收益,提前收回矿机成本锁定矿场经营利润。

 

无论市场涨跌,都有盈利的模式,是云算力平台最大的特点。如果将市场行情比喻为一条江里的水位的话,那么云算力平台就是行驾在江上的船。在今年二、三月份的冰点,仍有大量的资金选择在云算力平台抄底,行情过冷让普通矿工关机退场,而云算力矿工的收益反而不减反增。

 

云算力平台将以往封闭的矿圈,变为人人都可以进入的平台,圈内资金枯竭后,场外的资金源源不断通过云算力平台流入矿圈”。越是行情不景气,云算力平台的热度反而越高,熊市中最大的赢家不是二级市场的“抄底党”而是云算力平台及云算力矿工们。

 

去年熊市中,以RHY.COM为代表的云算力平台迅速逆市崛起。进入2019年底,已经有资本开始关注到云算力模式的优势,大量的新晋云算力平台集中在今年的九、十月份出现,如果再出现一轮大熊市,估计矿业不会再像去年一样出现崩溃式的大撤退。 

 

云算力是矿业自我发展自我延伸的产物,他通过侨接圈外的用户,为矿业筑起一道“防波堤”,使矿业不会再面临2018年年底的那样的全体性大溃散。在解决合规问题后,套住矿业另一端的镣铐也开始了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