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边缘计算第一股

400-680-1888

 English

四川矿场涉嫌违建比特币矿场被整肃 矿工往海外矿场逃离

四川矿场是国内矿场丰水期的主要集中地,尤其是四川甘孜康定市,进入丰水期的大渡河,水流湍急、水声隆隆。大渡河边电站内,“沉睡”了半年的比特币矿场的比特币矿机将再次重启,揭幕了今年丰水期的比特币挖矿大潮。

\

  
但对于丰水期矿圈火热的四川矿场,有资深的矿工表示,国内这些四川并不稳定,有停电和关停的风险,因为这些矿场为了就近向电站购电,矿机厂房没有环评、未经报建,涉嫌违法搭建,一些厂房甚至搭建在河堤上。

 

  矿场矿工揭秘:为了低价电很多四川矿场涉嫌违法搭建

 

  5月底,币价大涨至8903美元(约6.1万人民币),这是今年以来的一个新高。资深矿工小武说,虽然他不炒比特币,但作为一名拥有数千台比特币矿机的他,十分关注币价行情。从今年4月30日开始,比特币就开启了上涨趋势,从5000多美元一路上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连续突破6000、7000、8000美元大关,一度逼近9000美元关口。

 

  这让参与比特币挖矿的人越来越多。正因为如此,全球70%的比特币产自中国,而中国70%的矿场在四川,特别是水电充足的大渡河流域,这里是四川矿场的集中地。此外,国内矿场往往选址于较偏远且电力发达、电费较低的地方,如新疆、云南、内蒙古、四川等地区。而矿圈里流传的一句话是:四川矿场,已成为比特币的天然“矿都”。

 

  比特币挖矿,其实就是一种运算,计算机24小时不停,成千上万计算机组成一个“矿池”,都围绕一个公式进行计算,计算成功便获得一枚比特币。“一天最多能挖十多个比特币。即使挖矿的收益非常高,但将近50%的收益都要用于支付电费,所以很多比特币矿场看中了电站的直供电。”小武透露,因为电站直供电不用并入国家电网,所以费用很低,很多矿场便直接建在了电站内或者附近,并自己修建变电站。

 

  因为是比特币挖矿,厂房无法立项,也没有环评和报建,涉嫌违法搭建,电站直接售电也有违电力法。”小武说,这是目前大多数矿场的现状,矿场离电站越近就越省钱。

 

  据不少矿工介绍说,康定矿场这里的矿机来自全国各地,多为四川、湖南、江苏、深圳等地,矿工将自己的矿机托管在矿场,他们缴纳完电费、机位费、保证金等,就等着出币。“丰水期,矿机就陆续回到四川矿场。”小武说,挖矿像候鸟一样,冬天迁往内蒙古、新疆,夏天回到电价更低的四川、云南。一位“矿场主”透露,因为与电站供电协议签署较慢,修建厂房无法先走环评和报建程序,“这在大渡河流域十分普遍,修好之后想办法补手续。”

 

  政府部门回应:确实存在违规矿场现象

 

  康定市发改委称,此前确实未收到比特币挖矿厂房相关项目的报批;康定市经信局则称,并未收到比特币及大数据相关企业的报备;康定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接到部分乡镇反应,确实有涉嫌违规搭建比特币挖矿厂房的情况,目前由经信局牵头成立了工作组,正对大渡河上比特币挖矿进行摸底,然后对违规行为进行清理。

 

  康定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还表示,甘孜州不允许比特币挖矿,他们目前也未收到相关项目的备案,如果招商引资里面有比特币是不允许的。有资深矿工表示,这表明在国内四川矿场这些矿场挖矿还存在着比较大的风险。

 

  一方面是政策监管的风险,很多矿场为省成本,建设都不合规,是非常容易被有关部门查处和关停的,一旦被查处关停,矿工的损失将非常巨大,另一方面,丰水期的四川矿场,供电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稳定,因为矿机集中,出现停电也是经常有的事情,前段时间就爆出不少平台矿场在丰水期内停电,这对于矿工的损失也非常大。所以不少矿工为了规避这些风险,选择了政策明朗供电更加稳定的海外矿场。

photo_01.jpg

  据知名的海外矿场RHY矿场透露,他们近段时间以来接触到不少从国内丰水期四川矿场转战而来的矿工,他们都苦于国内四川矿场这些矿场不定期的停电,另外,他们手头上矿机多,对国内四川矿场这些矿场的监管比较担忧。所以为了规避现有和未来的风险,他们选择出海挖矿,毕竟不少海外地区对于比特币挖矿是持欢迎的态度的。如RHY矿场,其在中东的矿场就是当地政府批的地,无限期限,国网供电。电费低至0.19元每度,这些矿场优势吸引了不少国内矿工的进驻,据了解,目前矿场机位容量已经差不多到临界点了。